rss 推荐阅读 wap

生活资讯网 _ 生活、经济讯息免费分享网站

热门关键词: xxx as
首页 动态 地方 经济 投资理财 行业新闻 人文地理

综琼瑶之祖孙斗 by 苍白少女

发布时间:2018-06-05 已有:人阅读
摘要:等他弄明白是为什么的时候,差点没吓得魂飞魄散。这了他身体的人,竟然是他的皇阿玛,大清世。难怪他看着自己那张脸板起来的时候,总有种熟悉、心悸的感觉。是呀,这气场太熟悉了。可是皇阿玛,你都已经驾崩了,为什么还要跟儿子抢呢! 心中虽然怨恨,弘历却

  等他弄明白是为什么的时候,差点没吓得魂飞魄散。这了他身体的人,竟然是他的皇阿玛,大清世。难怪他看着自己那张脸板起来的时候,总有种熟悉、心悸的感觉。是呀,这气场太熟悉了。可是皇阿玛,你都已经驾崩了,为什么还要跟儿子抢呢!

  心中虽然怨恨,弘历却再也不敢靠近胤?,只能远远的看着。对于胤?,弘历有种从骨子里来的。不是单纯的父子之间的那种,而是没来由的,弘历就是怕他皇阿玛。所以,他一当上就跟胤?反着来,更是下意识地标榜他自幼由圣祖教养,肖似圣祖爷。这能让他产生一种心理上的优势,仿佛终于能够不怕了。

  看着他皇阿玛一次改变他订的规矩,贬谪他宠信的臣子,他喜爱的妃子,厌弃他看重的儿子,偏爱他厌弃的嫡子哼,他这个皇阿玛果然天生就是来跟他作对的。

  一气之下,弘历干脆也不看了,他跑去逛了逛御花园,然后就碰到了他的爱妃。虽然只是能看不能碰,但是弘历还是美滋滋地跟着飘了过去。结果,就遇了另外两只阿飘他的孝贤皇后跟慧贤皇贵妃。这就让弘历兴奋了,原来朕的贤后爱妃就连薨逝了都舍不得离开,离开朕。就连了都要守候在朕身边,这是对朕怎样的一种深情啊!

  这厢,弘历感叹了半天,忽然发现事情有些不对。为什么呢?因为他的贤后、爱妃只瞥了他一眼,就再不理睬他。这是怎么回事?朕的贤后、爱妃不是应该扑上来哭诉对他的相思之情的吗?她们看见朕这个夫君,怎么能这么淡定,甚至是不屑一顾呢?

  皇后、爱妃,朕好想你们呢!整整略微失落的心情,弘历还是腆着脸,一副神情款款的样子凑过去。做阿飘也是很寂寞的,能有个同类说说话也是好的啊!

  你个没用的废物,给本宫滚远一点!孝贤皇后仍地盯着令妃,眼中的阴狠之色浓烈的骇人。就是这个女人,本当她是一条听话的狗,却没想到是一匹会噬主的白眼狼。而且,孝贤终于地扫了弘历一眼,这个男人就是废物摆设,一看见美人儿就什么都忘了。子害命的仇还是得本宫自己来报,这男人就是个指望不上的。

  呦,这不是皇上吗?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慧娴温婉的一笑,轻轻拂过鬓边的发丝,真是可怜见儿的!做的滋味怎么样啊?随即将视线移回到令妃身上。哼,都做了了,还摆出一副情深似海的样子给谁看。她的心中唯剩下一个执念,她要看着魏氏这个贱人!可是,多难啊,她只看到了魏氏得宠、升位、生子,而她什么都没有!都是他的错!

  弘历大惊,随即就怒发冲冠。他的女人,这都是怎么了,想了不成!朕也是她们能的、能的!看朕,看朕好在灵魂是不能变脸色的,不然弘历必然会客串一回变色龙。好吧,他没有办法怎么样那两个女人,做了他连女人都打不过。

  你们你们竟敢手指颤抖地指点着孝贤跟慧娴,弘历气得说不出话来。这个世界怎么了!连女人也敢这么对朕,当朕是个好性的吗?

  弘历受打击了,如果阿飘也能昏倒的话,他已经昏了。可惜阿飘没有这个功能,所以他很,着感受到跟。半晌之后,才长叹一声。算了算了,她们既然如此对朕,那也别想朕再把她们放在心上。还好,朕还有朵温柔善良的解语花。

  皇阿玛只是暂时占据朕的身体,他那毕竟不是正途,朕定能重回的。哼,等朕好了,定要夺取这两个贱人的封号,将她们开棺戮。心中想得好好的,弘历才略微按耐下怒火,决定去找他的解语花安慰一下受创的心灵。于是,继续飘。

  腊梅,皇上最近对本宫多有不满。你说,会不会是以前的事儿让皇上知道了?令妃有些忧心忡忡的说。她已经好久没得过宠幸了,上次还让她在御花园丢了个大人。这让令妃觉得很不安,她事做得多,一有变故,就生恐是旧事被掀了出来。

  娘娘的意思是?腊梅小心翼翼地问。她知道,令妃不是想要她的回答,令妃只是想找个人诉说她心中的不安。只是,她一点都不想成为被令妃倾诉的那个人。

  明日本宫要去给孝贤皇后、慧贤皇贵妃诵经,你吩咐下去准备一下。皇上对那两位的感情深厚,看来还是要从她们身上再踩一脚才行。

  弘历很欣慰!看看,看看,这就是朕最宠爱的妃子!日本签证多么的贤惠,多么的善良,多么的规矩!什么样的赞美词,用在朕的爱妃身上都不为过啊!

  皇后娘娘,奴婢来看您了。您想不想奴婢啊?呵呵,一定是想地刻骨铭心吧!毕竟,奴婢也伺候了您那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不是。不知道您有没有找到永琮阿哥,听说夭折的孩子都是找不到娘的,真是可怜啊!其实,奴婢当时没想弄他的。哎,您要怪啊,就怪皇贵妃娘娘吧。她也是奴婢的呢,若是不让她带着您跟您的孩子一起下的话,皇贵妃娘娘该有多不甘心啊!您说是不是,皇贵妃娘娘?

  皇贵妃娘娘,奴婢也要给您请安了。您也是个可怜人,身为后妃的女人,若是没有子嗣,那对于家族来说,就是随时都可以丢弃的角色。很不幸,您就是这样一个人。奴婢也不得不皇后娘娘的手段,她怎么就能叫您怎么也生不出孩子呢!奴婢真是托了皇后娘娘您的福了,奴婢谢您。若不是您,内务府的那些家族怎么能转而支持奴婢呢!皇贵妃娘娘,别怪奴婢狠心,您的家族都您了,奴婢不下手都不好意思呢!

  哎,您两位娘娘还真是不遗余力地在拉对方的后腿呢!只不过,难道不知道什么叫做鹬蚌相争吗?真不知道该说你们是精明还是蠢笨!

  好了,两位娘娘,在底下冷不冷啊?奴婢会让人给你们多上几柱香的。别想着奴婢了,你们还有的等呢。令妃絮絮地说着,声音小到几不可闻,脸上挂着虔诚的神色。

  只是,再小的声音都一字不漏的钻入弘历的耳中,听得他欲绝。这都是些什么,这都是些什么!弘历想咆哮,想喷火,想,可是他什么也办不到。

  还没等弘历缓过来这口气,一条锁链就当头罩下,套在他的脖子上。弘历大惊,喝道:什么东西?快放开朕!

  爱新觉罗?弘历,你阳寿已尽,快快随吾回归地府听审。黑无常面无表情地开口。

  不可能,朕的身体还好好的,怎么会阳寿已尽。对了,一定是皇阿玛,你该抓的是皇阿玛的魂魄,是他占据了朕的身体。你快去抓他啊!弘历后退着嘶喊。

  神州之,由你开端,你罪在不赦!还要累得老父不得,为你烂摊子,不孝!黑无常说罢,也不管弘历的挣扎,只管拽着锁链就走。

  御花园的中心地带,有一片空旷的草坪,这里正是令妃娘娘接受惩罚的地方。初春的天气,令妃已经早早地换下了冬衣,换上了嫩粉的春装。整日坐在中倒是不显,可现在这样跪在草地上,还是让令妃觉得一阵阵的寒气从腿上直窜到头顶,不一会儿就脸色青白。

  只是,她却不敢再昏倒。都已经丢人到这地步了,万一皇上真的让人把她泼醒,那可就真没脸见人了。口中者宫规,心里却一件件事情的扒拉着。既然已了罚、丢了人,那她就一定得想清楚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到底是为什么惹了皇上的怒气。

  可是,令妃思来想去也没有个头绪。这次受罚毫无征兆,难道是受了谁的无妄之灾?想到这儿,她不由得又瞥了一边做监工的高无庸一眼。这个该的太监,往日的好处都是白给他了,竟然敢给本宫玩不认人这套,你给本宫等着。

  高无庸公公自然不会错过令妃一闪而过的目光,只是他并不在意。令妃已经在那位面前挂了号,是绝对翻不起风浪的。既然令妃已经注定了结局,那他不能再往她身边凑,省的碍了皇上的眼。不要说他现实,这只不过是里的而已,谁都得遵守。

  永?小胖孩儿来到的时候,令妃的宫规也只背了不到五分之一,而前来围观的后宫嫔妃却已经各自找好了观赏的佳处。大家自然不会明打明的说是来看令妃笑话的,咱们只是在御花园赏景而已,谁让春天来了呢。只不过,碰巧遇到令妃娘娘被罚,她们自然要关心一二。

  当真的看到魏氏跪在那里背宫规的时候,永?心中闪过一丝快意。爷总算也能看到今天啊!这就算是为了爷那几百年的等待先讨点利息吧!不过,在痛快的同时,小胖孩儿不自觉地又捏住玉佩摩挲。养心殿那位,到底出了什么事,是不是该再试探一番?

  对于乾隆,永?自认为了解,所以这两三年他的动作虽大,却没有引起那人的任何。反而,乾隆一直认为十二阿哥只是个驽钝平庸的皇子,就跟上辈子一样。

  只是,这半个月来,乾隆变得厉害,行事风格完全不似往日。一时之间,小胖孩儿有些不知所措,找不到应对的法子。所以,他只能命所有人蛰伏起来,但这样做显然不是长久之法。只要还呆在这之中,两方的人马早晚会有碰上的一天。

  可是,为什么?同一个人为什么会忽然之间就变化如此之大?现在的乾隆,精明的让人胆寒。也许,他该找个机会,见见这位让他觉得陌生的皇阿玛了。

  令妃娘娘,令妃娘娘,您这是怎么了?为什么要跪在这儿?我听说皇阿玛罚了您,到底是为什么?您不要再跪了,我这就去向皇阿玛为您求情。

  沉思被由远及近的叫喊声打断,永?不悦的抿抿小嘴儿。不用看就知道,只有那位极品的五阿哥永琪才会这样的大呼小叫。抬眼望去,你个成年的阿哥,能不能不要对你年轻的庶母动手动脚的,你看看你拿手都放到哪儿了。还有,你没看见你额娘的脸色都阴沉地要滴水了吗?还有,你身后跟着那俩,就算魏氏跟你们家沾亲,但是能不能别让她靠着啊?

  小胖孩儿一把拉住怒气冲冲地就要往前冲的皇后娘娘,皇额娘,永?好像是困了,您看他都睁不开眼了。您还是先带着永?回坤宁宫吧,在这儿睡会冻着的。这个时候,情况不明,可不是皇额娘能出头的时候,还是先劝她回去的好。

  重规矩的皇后自然看不得那些有碍观瞻的事情,正要过去出言。大儿子说的话,她自然明白是什么意思。可是,皇后娘娘不甘心的瞪着仍靠在福尔康肩上的令妃,这样的事情让她怎么能够容许。不过,皇后娘娘这几年在大儿子的潜移默化之下,到底不再那么暴炭脾气了。而且,大儿子说的对,高无庸还在边上看着呢。

  想通了的皇后娘娘摸摸大儿子的脑袋,转身回来坤宁宫,留下容嬷嬷陪着大儿子继续观看后续发展,以便给她转述。对于皇上会怎么处置这件事,皇后娘娘也很好奇呢。

  掉几人的哭诉跟安慰声,高无庸刻板没有起伏的声音响起,还请令妃娘娘继续,皇上还等在着咱家回话。以五阿哥的表现,他的的前途也相当有限。高无庸在心中默默地下了评语,坚定了自己做好监工的决心,谁也不能咱家!

  你这,说话,谁准你插嘴的。五阿哥猛地回头喝道:本阿哥已经说了,自会去求皇阿玛收回成命,你现在就去给皇阿玛回话,说本阿哥一会儿就到。

  面瘫脸就是面瘫脸,高无庸公公的脸色看不出一丁点儿的变化,就连眼神都没有一丝晃动,请五阿哥恕罪,不能从命。奉皇上口谕,监督令妃娘娘受罚,不敢玩忽职守。还请您先去求来皇上的圣旨,才敢回去复命。求得来才怪!

  你永琪猛地噎住,手指点着高无庸的鼻子却说不出话来。这一口一句口谕、圣旨的,他还能说什么?哼,一个而已,仗着是皇阿玛身边的人,居然连皇子也不放在眼中,真是不知道活。等他见了皇阿玛,再来这有眼无珠的。

  福尔康想要说些什么,刚摆出个义正言辞的架子,就被令妃暗中拉住了。这可是高无庸,不是一般的。就算令妃再自视甚高,再不待见他,也不敢轻易得罪了这位。而且,这不是还有永琪这个愣头青在嘛,还用得着你个小侍卫出头?老实呆着吧!

  令妃娘娘,您等着,我去求皇阿玛,很快就回来。变脸一样,对着高无庸的铁青脸色,对上令妃就变得柔和,柔声细语地说。说完,又回头狠狠地瞪一眼高无庸,才带着他的两个跟班离开。三人走得飞快,毕竟,善良柔弱的令妃娘娘还等着他们解救啊!

  小胖孩儿望着三人离去的方向,轻轻抖动手指。他想知道,养心殿那位,对于他最宠爱的儿子是个什么态度。罚了一个最宠爱的妃子,会不会再罚下最宠爱的儿子呢?他应该谢谢这位五哥,多好的一把枪啊,总是在需要他的时候及时的出现!

  高无庸在一边紧迫盯人,令妃只好再次跪正了宫规,心中也不无将永琪当枪使的意思。皇上那边到底是对她一个有了想法,还是对所有人都有了想法呢?

  胤?正在批阅奏折,他看不上眼的折子被扔了一地。全神贯注的工作狂被打扰的时候,跟低血压的起床气一样,尤其是具有冰山气质的四爷,更是低气压环绕。

  高无庸不在,进来禀报的是养心殿副总管吴书来。吴书来公公跟高无庸是完全不同类型的太监,高无庸是个面瘫脸,吴书来就是笑面虎,也不知道他俩怎么处得来的。

  皇上,五阿哥求见。吴书来低垂着头,不敢去看龙椅上的人。御书房内的气氛冷凝,久久听不见声音。都是的贴身之人,他自然也能感觉的的变化。只是,高说不必在意,做好自己的事便是,所以他也就不问,该做什么还做什么。

  五阿哥,永琪?胤?这些天都在梳洗朝政,还没来得及见那些个皇孙。记忆中,那个孽子对于永琪印象极佳,甚至已经有意立为皇储。但是,现在的胤?对于弘历的识人之能相当不信任,对于这个永琪自然就没什么好感,反而充满了审视。

  看着器宇轩昂地走过来的青年,胤?的眼神暗了暗。光就皮相来说,倒还能看得过去,就是不知道,里面是不是草包了。现在看起来,礼节上尚算规矩。

  起磕吧。胤?冷淡的叫起,这个时辰,你不在校场骑射,到这里来所为何事?这也是胤?对于永琪不满意的地方之一。十九岁的皇子,早已到了可以参知政事的年纪,像他当年上朝听政的时候就只有十四岁,那时就已经在户部行走了。

  十九岁仍呆在尚书房的皇子不是没有,但是绝对不会有哪一个被属意的皇位继承人在如此年纪仍然远离朝政的。而偏偏弘历又确实看重这位皇子,确实是当做继承人在培养。胤?这下就有点弄不清楚那个孽子到底是个怎么章程了。

  皇阿玛,儿臣已经完成了今日的学习,谙达才允许儿臣先行离开的。对于自己的功课跟骑射,永琪是相当有的。毕竟,那是皇阿玛都亲口夸赞过的。不过,很快他就想起了今天求见的目的,柔弱的令妃娘娘还在御花园等着他的好消息呢。

  皇阿玛,儿臣您收回对令妃娘娘的惩罚。儿臣虽然不知道令妃娘娘为何受罚,但是娘娘一向温柔善良,从没有犯过什么错。想来是有人在您耳边,让您误会了令妃娘娘。就算令妃娘娘真的有什么不妥之处,也求您换个方式处罚。如今天气尚寒,令妃娘娘的身子又一向单薄,儿臣恐怕她受不住这样的惩罚,会了身子。

  胤?狭长的凤目微眯,意味不明地盯着下方侃侃而谈的永琪。不赞同也不反对,只是那么盯着他,直盯得他原本仰望着自己的目光低垂。成年皇子求见,就是为了给年轻的庶母求情?弘历,你这孽子真是选了个好继承人啊,眼睛让浆给糊住了吗!

  你是在说朕昏聩不明、偏听偏信,还是在教朕做事?清冷的声音缓缓的响起,胤?坐的笔直的身子略向前倾,自有一番不怒而威的气势压向永琪。

  永琪明显被胤?的反应弄得一愣,立刻感觉到阵阵压力袭来。皇阿玛生气了!难道是迁怒?不过,不管怎么样,现在这个情况来总是没错的。跟-我-读WEN文-XUE学-LOU楼 记住哦!

  胤?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起来吧。你来的正好,朕正有些政事要问你的看法。胤?的想法很简单,既然弘历看重这个孩子,那他就得好好考察一番,看他是否值得培养。

  压力猛地一松,永琪长出一口气。胤?接下来的话又让他心中惊喜。皇阿玛终于决定让他参与政事了,还要问他的意见,看来是对他万分看重的。当下就将令妃忘在了脑后,一脸兴奋地影响胤?审视的目光。他这次定要好好表现,让皇阿玛刮目相看。

  对于回疆的战事,你可了解?目下,回疆的战事正如火如荼,算是朝中的一件大事,用来考问皇子,正是个好题目。而且,此战已经打了三四年,总不会一无所知吧。

  回皇阿玛,因儿臣并未上朝听政,所以对回疆战事并不了解,只是有所耳闻。若是说的不对,还请皇阿玛指点。永琪口中谦虚道,心中却是大定。只因回疆的战事他曾经多次跟福家兄弟讨论过,三人早已商议出最佳的作战方案。

  哦?那你跟朕说说,战后该如何处理回部之人?胤?的面色稍缓,也许他这个孙子的肚子里还是有点墨水的,也不全是草包吧!胤?不管是做皇子时,还是做了后,对于战事都不擅长。他更擅长的是大的战略方向的制定,以及后勤的调配。

  这永琪有些语塞,这个方面他倒是没有想过,不过倒也不难回答。对于战后的百姓,不过是安抚罢了。想明白之后,他自信的一笑,皇阿玛,儿臣认为回部百姓既然已经归谁我大清,自然该以大清视之。战后之地,必然是千疮百孔,满地疮痍。儿臣认为该当重加安抚,拨款拨物以供他们战后重建家园。

  弘历向来标榜,想来这样的回答能够令他满意吧!胤?的脸色愈加清冷,看着这个言之无物的皇子有些不耐了。难道他就只能想到这些?

  然后呢,拨钱拨物助他们重建家园之后呢?真是不当家不知柴米贵啊!上下嘴皮子一碰,就又是钱又是物的,跟他那个败家阿玛都是一个调调的。

  然后,还要怎么然后?安抚了回部百姓不就没事了吗?永琪不解的皱着眉,皇阿玛,儿臣以为,只要让他们能够安居乐业,能够沐浴皇恩,那自然会归附我大清。

  未免气着自己,胤?决定换个问题考问。于是,又问道:你对先皇改土归流的政策有何看法,觉得是否可行?是否能够在全国的边疆地区实行?

  大清朝接受前朝多的教训,十分注重皇子的教育。尚书房授的,不只有满文汉文、五经,更有之道、用兵之法。光看胤?那些兄弟们的劲儿,就能知道清朝皇子教育是多么的成功,那就没有一个善茬儿。

  所以,胤?不认为他这次的考问有什么问题。如果将偌大的国家,交给一个只懂得诗词歌赋、琴棋书画的继承人,难道是倾举国之力,就为了培养出个宋徽、李后主不成!

  不过,永琪就不这么认为了。他觉得今天皇阿玛怎么总问些的问题。以往,弘历到尚书房考校功课,都只是调些、释义的问题。在尚书房带了十三四年的永琪,只要不是太笨总能回答的不错。不过,还好师傅曾经讲过这个。

  肚子里的东西是不是自己的,胤?自然能够听出来。自此,对于这个传说中文武双全的孙子已无甚期望。只是,还是要再给他一个机会。

  日前,江南道上奏,淮安等三府受蝗灾之害。这是记述详情的折子,你看看。若是朕派你前往赈灾,你有何方略?胤?从手边翻出一份奏折,交给吴书来,现在也不用着急,你看过最后,回去好好筹划筹划,过两日上个折子给朕。

  第一次接触到大臣们上的奏折,这让永琪有点兴奋。皇阿玛连这样重要的折子都给自己看,这是多么的信任啊!用强抑住双手的颤抖,接过吴书来公公递过来的奏折,认真阅读。他一定要给皇阿玛一个满意的答案,说不定皇阿玛就真的派他前去赈灾了呢!

  挥退可永琪,胤?有些无力的闭上眼睛。好吧,朕是个睁眼瞎,朕挑的继承人也是个睁眼瞎。这都是什么事儿啊!不行,朕得去祖面前一番,才能心安。

  吴书来,传旨:皇十二子永?,乃朕之嫡子,夙性敏慧,身份贵重,即日起赐住养心殿偏殿,三日后入尚书房读书。一闲下来,胤?又想起来那个将寝宫当筛子钉的小混蛋来。既然那么想知道养心殿的情况,不如就住到朕的眼皮底下来吧!

  吴书来诧异地瞪大眼,好在他低着头,倒也看不分明。十二阿哥,这是要翻身了?怪!不过,皇上的圣旨不是他能质疑的,乖乖去传旨便是了。顶多,回去之后问问高去。

  永?是在皇后那里接到圣旨的,二人都有些惊疑不定,倒是五公主不舍得哥哥离开,皱巴着小脸儿不依。皇后跟小胖孩儿哄了半天,才跟着嬷嬷玩去了。

首页| 动态| 地方| 经济| 投资理财| 行业新闻| 人文地理| 免责声明

Copyright2008-2018 生活资讯网(www.xwqxyls.com)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Power by DedeCms

电脑版|wap